辛亥革命百年与首义文化建设管见

范文1:辛亥革命百年与首义文化建设管见

辛亥革命百年与首义文化建设管见熊辉

辛亥革命是二十世纪中国历史上光辉的篇章之一,其历史意义和国际影响早已为海内外学者所共识。今天,我们在辛亥首义之地举办辛亥百年高层论坛,对建设武昌历史文化名城具有深远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一、解放思想、与时俱进、对辛亥革命的意义和首义文化价值再认识

一百年前发生在中国的辛亥革命,是一场震古烁今的伟大革命运动,它不仅推翻了清王朝的统治,结束了在中国延续了两千余年的封建帝制,开创了完全意义上的近代民族民主革命,而且为中国的进步打开了闸门,使民主主义思想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对推动中国的社会进步和促进中国人民的思想解放起到了不可估量的巨大作用。可以说,辛亥革命是中国现代化的正式发端。

中国共产党对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历史功绩的评价有一个发展和深入的过程:

毛泽东对辛亥革命有较高的评价,多有论述。在纪念孙中山诞生90周年之际发表了《纪念孙中山》一文中指出:“现代中国人,除了一小撮反动分子外,都是孙先生事业的继承者。”

江泽民在中共十五大报告中高度评价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推翻封建帝制,首次喊出了“振兴中华”的口号,开创了完全意义上的近代民族民主革命。

胡锦涛总书记在2008年12月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首次提出近代中国有三次伟大革命的崭新论断。将辛亥革命与新民主义革命和改革开放相提并论,说明中国共产党人对辛亥革命的意义认识更深刻,不仅具有理论意义,而且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二、首义文化承载历史,首义精神体现时代精神武昌区委、区政府于2006年提出了建设“历史文化名城”的战略目标,这是非常有远见的。武昌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各种历史文化遗址和名胜古迹星罗棋布。辛亥首义文化的建设,更显其现实的意义。我们要抓住百年庆典之机,深挖辛亥首义文化资源,为建设全国文明城市作贡献。

武昌首义是武汉城市之根、城市文化之魂。辛亥首义精神体现了辛亥首义文化的核心,在某种意义上讲是辛亥革命精神最佳体现。今天我们打“首义牌”就要把主题文化做好,把首义精神发扬光大,成为武汉人奋发有为的精神动力和力量源泉。我认为首义精神应包括:

1、振兴中华的爱国主义精神;

2、敢为天下先的大智大勇的创新精神;3、改天换地锲而不舍的埋头苦干的愚公精神;4、不计生死无私奉献的大爱精神;

5、照顾全局求同存异的团队精神。

我们相信,只要有了这种精神,我们一定能做出一流的业绩,无愧于这个伟大的时代。武昌将不愧为历史名城和时代先锋。

三、大力开发首义文化资源,为建设和谐武昌服务1、呼吁海峡两岸共同发掘辛亥首义文化资源,加强交流与合作,共同举办辛亥革命百年庆典,为振兴中华添动力。

2、盘活蛇山文化区,建议在整合现有文化资源有前提下,辟地建设辛亥革命纪念碑林。

3、建议扩建辛亥志士烈园。我们认为辛亥先人墓地比较分散,不便祭奠。为方便凭吊,建议扩建伏虎山陵园。将黎元洪、蔡济民等墓地迁入,进行资源整合。

4、适时恢复重建辛亥首义烈士祠。四、肤浅体会

本人认为,辛亥先人后裔,有幸参加这次高层次论坛,感到十分欣慰。为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创作了《辛亥风云组歌》。饮水思源,党和政府不忘辛亥志士的历史功绩,令人感动。正如章开源先生在《辛亥首义功臣熊秉坤》一书作序中提到“以熊秉坤为代表的那一代首义志士,充分体现了荆楚人民以天下为已任与敢为天下先的优良传统。他们不仅履行自己的历史责任,也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今天,我们追忆先贤的历史功绩,弘扬首义文化是建设历史文化名城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范文2:首义广场与辛亥革命博物馆简介

首义广场位于武昌阅马场,总面积5.42万平方米,种有110多棵大树,是全国种树最多的广场。它以孙中山像至黄兴拜将台为广场中轴线,武珞路中分南北,南端比北部低12米。广场由两大轴线组成,即南北向的纪念轴和东西向的文化景观轴,在两轴交会处是一个以十八星旗为图案的大型喷泉花坛凸显出此处的辛亥首义历史。

广场建设过程中,革命时代的建筑遗址红楼、武昌首义纪念馆、孙中山铜像、黄兴拜将台等也已同步修葺一新。北广场上,雪松苍苍、绿草如茵,更有一排排棕榈,一方方花坛,一条条曲径,参差交错,绚丽多姿。

2007年,首义广场及周边地区合二为一,联成一个整体,经长江大桥过江的车辆将走广场地下隧道。改建后的首义广场拟凸显辛亥首义文化区和黄鹤楼主题公园两大文化旅游品牌。整个首义广场范围,包括蛇山以南、湖北剧院以东、彭刘杨路以北和武昌路两侧围合的区域,总面积达120亩,其中主体广场面积约60亩;广场由两大轴线组成,即南北向的纪念轴和东西向的文化景观轴,在两轴交会处是一个以十八星旗为图案的大型喷泉花坛凸显出此处的辛亥首义历史。

辛亥革命90周年纪念活动前夕的2000年9月,武汉市地名委批准首义广场命名,地理位置为“地处武昌区,东临武昌路、首义新村,南至阅马场中学,西接武汉长江大桥引桥、武珞路、彭刘杨路交汇处,望湖北剧场,北连武昌起义军政府旧址(红楼),望蛇山。”为迎接辛亥革命100周年,武汉市委、市政府对原首义广场及周边道路进行了综合改造,并在广场以南区域新建了辛亥革命博物馆和14.6万平方米绿化广场。现将新建广场与原广场合并,统一命名为首义广场,面积由2001年的7.35万平方米扩大到21.95万平方米。新的首义广场地处武昌区黄鹤楼街办事处辖域,东临武昌路、楚善街,南至张之洞路,西接体育街,北至黄鹤楼东路。彭刘杨路从广场中部穿过,地下人行通道将南北两个区域连成一体。从首义文化园,行人可直接通行到黄鹤楼,而汽车也可通过专用通道,从停车场直上长江大桥。

整个首义文化旅游景区内的各景点将真正意义上地连成一体。园内有一处2.5米宽的步道,直通地下通道,穿过地道就到了黄鹤楼下。加之蛇山绿化带的长春观景点改造,游客可一条线游览黄鹤楼、红楼、首义文化园和蛇山长春观等,这一片将成为一处内容丰富的休闲之所。

为了方便残疾人游览,该园所有地方都未设一处台阶,还用花岗岩大理石铺地,平整光滑,残疾人车辆可通行全场。

首义广场内新命名红楼路一条,该路北起于黄鹤楼东路,向西转折至体育街。游客从武汉黄鹤楼公园“天下江山第一楼”题字处穿过地下通道,可由此路到达红楼。

施工方在选择树木时,不仅要求是成年大树,还要求有整齐完美的树冠,且树冠形状基本一致,连树木从土球到顶端的高度,都要仔细量好,并按照高矮顺序排列编号,按照设计将每棵树种植到合适的地方,可谓“度身定制”,以便造景时能形成规则的矩阵。

花坛底下有热泉一年四季花常艳。即便到了冬天,首义文化园内的鲜花也能绽放。因为,花坛下面有一个地热恒温设备。

这个地热恒温设备可将地下32米处的热量,传导至文化园内的花坛以及旁边的两处附属花坛下,使得花坛下的土壤和水分的温度保持在30摄氏度左右,这样,植物即便到了冬季也不怕冷,鲜花就能常年开放。

这种地热装置,目前在武汉还是首次在室外园林造景中使用。

另外,由于武汉夏季时间长且气候炎热,大面积采用白色、黄色主色调的花卉,给人以清凉明快的感觉;而冬季气温低,采用红色、紫色主色调的花卉,营造温暖热烈的气氛。由香港名店街集团8亿重金投资的「欢乐城」总用地规模约14.6公顷,未来将集特色冒险、电子竞技、水上乐园、特色餐饮、主题商店和大型超市等于一体,预计年底开业。引入首座真人密室逃脱体验馆。

近期,世界500强企业家乐福进驻首义文化广场内的商业项目「欢乐城」,已经开始内部装修,项目主体工程也已全部完成。由香港名店街集团8亿重金投资的「欢乐城」总用地规模约14.6公顷,未来将集特色冒险、电子竞技、水上乐园、特色餐饮、主题商店和大型超市等于一体,预计年底开业。届时,武汉市民将能在此领略美食、玩乐与购物「混搭」的新奇体验。「欢乐城」将成为武汉领先的室内欢乐之城。在此高端定位下,项目不惜成本斥巨资建设,预计总投资高达8亿人民币。

武汉欢乐城属于首义广场地面与地下空间建设项目,地下工程项目相比地上工程,存在诸多考验,但施工团队能以专业克服难度,在地上地下工程同步施工状态下,其施工质量荣获「市结构优质工程奖」。武汉首义广场欢乐城这一以「科教益智」为主题的项目符合湖北省对于「加强城市人文科学产业建设」的要求,项目今后的发展值得市民期待。

2009年底开建的新辛亥革命博物馆位于武汉市武昌首义广场南侧,与蛇山、辛亥革命纪念馆(俗称“红楼”)、首义文化园、辛亥革命纪念碑(高100米)、辛亥革命烈士祠、紫阳湖等同处一条轴线,建筑面积为二点二万平方米,是一座三层式建筑,总投资三点三四亿元人民币。据介绍,项目设计融合了中国传统建筑和现代手法:正面高台加大屋顶的架构,传承了中国建筑“双坡屋顶”和飞檐翘角的特质;侧面三块几何形拼出的“破土而出”意象,颂扬了敢为人先的首义精神。

博物馆石质外墙沿袭了武昌古城墙的红色,以肃穆凝重“楚国红”为主色调,与蛇山、红楼及武昌老城区相协调。

该工程2011年上半年竣工后,将承担辛亥革命文物存储(历史人物遗迹、历史事件资料)、辛亥革命历史展览、武汉近现代史研究及学术交流和综合服务等功能,成为辛亥革命百年庆典纪念活动的重要场所、革命传统教育的重要基地和体现武汉精神的新的城市景观。辛亥革命博物馆的建筑外立面主要由红色GRC玻璃幕墙黑色基台三部分构成。为了不破坏建筑立面浑然天成的视觉效果在照明方式的选择上我们决定采用大面积的泛光形式并依据设立的照明主题选用了高效钠灯2200K的暖色温照射在红色的GRC表面不但烘托出了日出火光般的视觉感而且也充分衬托出了建筑表面凹凸的肌理浑然一体磅礴大气。当然为了能达到预想的泛光效果我们在前期首先做了色温试验结果证明2200K~2700K的暖色温对红色GRC的投光效果最好色温确定后我们还进一步通过专业计算软件对泛光效果做了模拟确定了灯具的数量和投射角度。盒体结构样式简约而且从背面很好地遮挡住了投光灯和线路方体通透型灯杆减化了灯杆的体量和重量感锥[2]体通透型灯杆跟建筑三角造型相呼。

对于建筑的其他细节处设计中考虑以功能性照明为主在二层平台和南边入口区域采用埋地灯对建筑内侧立面进行投光补充外立面泛光效果。而对南入口的台阶配合建筑意图将其作成灯箱通过内装LED灯及在玻璃表面贴膜的方式做出均匀发光的效果。南入口台阶两侧的跌水用蓝色LED洗亮。南北两侧入口的楼梯我们将LED线形灯设计在建筑预留的槽内灯具得到隐藏光透过槽可以撒到台阶面作为功能照明。

范文3:辛亥革命百年祭

辛亥革命百年祭

黄叶斌一穿过历史的硝烟,我们站在百年的门槛上回望,一面鲜艳的共和革命的旗帜在辽阔而富饶的中国大地上空猎猎飘扬:手握这面旗帜的是两位陌生而熟悉的德先生(Democracy)和赛先生(Science)。尽管这两位先生是五四运动的主力旗手和时代灵魂,并且是在辛亥革命后正式被引入中国的,笔者以为在本质上两者是一脉相承的。他们从遥远的地方偷取火种,漂洋过海,来到被风雨如晦的阴霾笼罩而昏聩的睡狮身旁,用戊戌维新的义者的鲜血涂抹已经锈迹斑斑岌岌可危的古老的民族大殿,用革命先驱者的奔走和呐喊为封闭而腐朽的封建王朝的最后一道大门输送一缕缕清新的时代空气,用武昌首义的枪炮声为封建帝国的终结和新纪元的诞生奏响隆隆的礼炮尽管时过境迁今非昔比,但是如今我们仍然可以从那历史遗迹的昭示和时光老人的记忆中,探寻到一种时代变革国家变迁的必然趋势,聆听到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中华大地上的呼唤回响,感受到一种“人间正道是沧桑”的伟大而壮观的历史巨变!

辛亥革命百年向我们走来,我们是陶醉于盛世繁华的歌舞升平,还是警醒于“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的告诫?是用鲜花、赞美和吹捧的礼仪迎接它,还是以反思、自省和忏悔的姿态祭奠它?这将是辨别一个民族是否清醒、一个政党是否明智、一个时代是否清明的重大砝码或试金石,是一个绕不过、躲不掉、说不烂、砸不扁的历史话题。二

作为现代人,不管是公仆官员还是庶民百姓,不管是富贵者还是贫穷者,不管是风光者还是卑微者,不管是知识精英企业老板还是打工者农民工失业者,我们都是辛亥革命成果的受益者和继承者,只是程度不同而已。不管承认与否,事实是,时代的光环将我们集合在一个共同的时空里,社会制度的变迁与完善使我们在一起欢呼并分享着、一起奋斗并挣扎着、一起疼痛并快乐着,社会环境的改善和生活质量的提升使我们在接受中享受、在愤青中进取、在不满中超越。君不见,建国以来,人们对幸福的理解与追求是刻上了时代烙印的:由温饱向小康的转移,由小农经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信息社会的迈进,由造神运动终结向自由灵魂开放的变迁,由物质生活的满足向精神文明的追求,由传统观念向现代意识的嬗变这些有形或无形、直接或间接、渐进或突变的事实,作为一种时代的宿命将长久地存留于我们这一代或后代的记忆里。这种现状应该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先驱孙中山先生的理想所在,或者说是在君主专制制度下不可能出现的一种社会政治局面。

在中国,260多年的清朝统治终结,2000余年的封建帝王制度的终结,是辛亥革命的历史贡献,是“民族、民权、民生”三大主义代表了近代东西方文化结合的最有价值的尝试,是中华文明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和里程碑,也是世界民主运动和人类文明的胜利。在后来历史发展的进程中,由于中国民主革命的特殊性和曲折性,开始了新旧两个民主主义革命运动的历史阶段。旧民主主义革命是五四运动以前发生的、由资产阶级领导的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以建立资产阶级民主政权的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是五四运动以后、由无产阶级(其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大众的、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革命。随着新中国的建立,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开始了自己的历史使命,但是,事实证明,中国近当代的一切进步与发展,包括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还是为了“民主、民权和民生”的落实和践行,只是其定义或内涵有所不同罢了。换句话说,就是以人为本,发展生产力,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建立富强、文明、民主的社会主义强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虽然这几个历史阶段的革命对象、任务目标、领导者等有所不同,但在顺应历史发展潮流、以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为出发点或落脚点上,在某些方面和本质意义上是具有一致性和承继性的。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生产关系的变革,社会阶层和经济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无产阶级”这一概念已经不再是事实的存在了,市场经济的价值取向已经变为知本家或资本家的创业主宰的乐园与目的。尽管现在的执政党还是共产党,但是它已经明确地在自己的旗帜上表明,它是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代表者,是中国先进文化前进方向的代表者,是中国先进生产力发展要求的代表者。如今,科学发展观又把辛亥革命的终极目标向前大大地推进了一步。可以说,百年来的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发展史,也是一部不断探索、逐步深化、曲折发展的社会变革史、人文进步史、思想升华史。孙中山在天之灵得知,应该有所欣慰的吧。三

从总体上看,我国的民主与科学的发展成就是举世瞩目的;从历史上看,辛亥革命的任务似乎已经完成了大部。对此,我们如果只是满足于自我歌颂和陶醉,那将是一种慢性自杀和人文灾难。如果对业已存在的问题和隐患或不闻不问或掩耳盗铃或助纣为虐,那将是一种历史罪人和民族败类。

科学的进步是时代发展的一把标尺。从自然科学技术的发明创造来看,它给人们带来了直接的物质利益和实际效果,整体提升了社会生活的档次和质量。这是毋容置疑的现实。但是,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或者说科学技术也是一把双刃剑,它往往也会产生一种负面作用:社会生产力的提高或市场经济规律的运作,使得下岗人员或失业者日益增多;高科技产业化的发展,给环境的污染和自然生态的破坏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互联网的快捷便利虚拟,也会给诈骗犯罪或黑客攻击提供可乘之机;添加剂的发明和利用,给食品饮料安全的监管和人民身体健康带来危机;高速列车的提速和运营、私人汽车购买量的大幅提升,也潜藏着一定的安全隐患和道路拥堵的焦虑;城市化建设步伐的加快,使得人与环境、人与道路、人与土地的矛盾加剧;楼房盖得越来越多越高越豪华,而房价却一直居高不下,使得更多的年轻人被迫进入“房奴”的行列;物质生活越来越富裕和现代化了,而我们的烦恼、忧愁、困惑却越来越多了凡此种种,可能是一种现代产业病的必然产物,是发展过程中的一种阵痛。但是,它也不是不能破解的一道难题,不能治愈的一个顽症。人们的普遍关注和殷切期待是对科学技术成果的最大褒奖。另外,还有社会科学研究和论证的滞后与落伍,也在一定程度上延误和纵容了科学技术负面影响的解决与扩大。

民主的进步也是一个不容回避的话题。它是社会生活正常运转的润滑剂,是现代人幸福指数的一个重要指标,是一个国家、政党和制度是否文明先进伟大的重大标准。应该说,我国的民主现状是比较好的,上有国家宪法法规的规定,中有各项制度的保障,下有人民群众的人身自由和言论自由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年代。那么,现在人们为什么觉得民主的权利和意志不能得到有效地保证呢?为什么有的地方或部门甚至对民主进行公然的亵渎、蔑视和践踏呢?为什么在改革过程中出现的教育、医疗和住房等问题被人们称为新的“三座大山”呢?为什么因为分配不公和利益机制的不均等而造成更大的贫富差距呢?为什么有的地方群众上访事件和群体矛盾纠纷屡禁不止日益增多呢?为什么现在的干群关系、党群关系与建国后的一段时间相比有较大差距呢?为什么有些官员公仆只是对上负责对官位负责而不能对百姓负责呢?为什么对群众检举揭发的报复打击不能严肃惩处呢?为什么有的官员和部门听不进一点不同意见或反对意见呢?究其原因,公民的民主权利缺乏法律和制度层面上的切实保护与违法追究,政治体制和机制改革的严重滞后与缓慢,社会官僚阶层的腐败现象不能得到有效地遏制与打击等等。众所周知,我国的经济体制改革已经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就,但是政治体制改革的进展始终处于“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尴尬局面,尤其是对于腐败分子的惩处和腐败现象的监督,还没有取得令人满意的效果。腐败问题是古今中外执政党的一个难题,但也不是没有灵丹妙药。从目前来看,我国的腐败分子之所以能够前仆后继地存在(有河南省交通厅三任厅长相继落马的事实证明),与腐败成本的低廉现状有关、与腐败代价的效果比较有关、与腐败后果的侥幸心理有关。垄断的产业链必然产生一种腐败的土壤,专断的话语权一定会滋生一种腐败的毒草,武断的管理权可能会营造出一种腐败的温床。中央对于腐败问题可谓决心之大、禁令之多、措施之严、惩罚之狠,在中国历史上也是少见的。笔者以为,还是没有真正把民主监督权利返还予公民群众,官吏制度的管理缺陷让监守自盗者有机可趁,对官员公仆的约束监督机制还是没有发挥实际效应。这种约束监督,包括三个方面的内涵:一是外部的法律、制度、纪律、条规、舆论和群众;二是内部的自省、自律、自纠和自励(今年武汉市正掀起“治庸问责”风暴,效果明显,人们充满期待);三是官员自身的道德良知、修养素质和做人准则。其中最主要的还是群众的监督检举揭发最有效。所以,当公民的民主权利真正落实之时,也就是我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取得实质进展之际。当党政部门和单位领导拒绝纳谏或视群众为敌时,那么他们离腐败、崩溃和自我毁灭的日子也就不远了。这是历史的深刻教训,也是一条社会定律。

其实,当辛亥革命的脚步走过百年时,我们回望发现:德先生和赛先生的光芒已经基本普照中国大地的每个角落,并且给广大民众和社会带来了实惠和幸福。但是,一些伪科学和伪民主的阴影仍然顽强地作困兽犹斗的挣扎,并且给善良的人们造成一定的欺骗和伤害。这是值得我们高度警惕和防范的一面警钟!因为保障民主、民权和民生的道路还十分艰难而遥远

辛亥革命的纪念意义,是牢记历史,是鉴古知今,是知耻而进,是珍惜现在,是继往开来!笔者说出以上不合时宜的话,算是一孔之见,也是对辛亥革命百年的一种别样祭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