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座次

范文1:古代座次

从鸿门宴上的座次谈古代座次礼仪

鸿门宴上,司马迁着意描述了宴会上的座次:“项王、项伯东向坐;亚父南向坐,亚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向坐:张良西向侍,”就是说,项羽和项伯面向东坐,范增面向南坐,刘邦面向北坐,张良面向西侍奉、陪席。这一描述看似寻常之笔,实则大有深意,它对表现人物的性格特征具有重要作用。

我国是一个礼仪之邦,在古代,人们交往中的座次也是很讲究的,它显示着人们社会地位的高低贵贱,表现着主人待客的不同态度。因此,不同的场合、不同的处所,有着不同的礼节规范。

就宫室内的座位来说,有着堂上和室内的区别。我国古代宫室的主要建筑物一般为座北朝南,通常是堂室结构,前堂后室。其内部空间前部分是堂,通常是行吉凶大礼的地方,不住人;堂的后面是室,住人;室的东西两侧是房,分东房和西房。如《礼记问丧》中有“入门而弗见也,上堂又弗见也,入室又弗见也”的句子,可见其堂在前,室在后的位置。

在堂上举行的礼节活动是南向为尊。皇帝聚会群臣,他的座位一定是坐北向南的。因此,古人常把称王称帝叫做“南面”,称臣叫做“北面”。古代的“南面”就是坐北朝南,即面朝南坐,其位为尊为上;“北面”就是坐南朝北,即面朝北坐,这相对“南面”就有些低下。这种情况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古代师生在课堂上教学,老师面朝南坐,学生则面朝北聆听老师的教诲。如《汉书于定国传》:“北面,备弟子礼。”也就是说,面朝北对老师行学生敬师之礼。二是古代的君主面朝南坐,臣子朝见君主时则面朝北,所以,对君主称臣则为“北面”。如《史记田单列传》:“王,布衣也,义不北面于燕。”这里的“北面于燕”就是对燕国称臣的意思,王虽然是个普通的平民,但他有强烈的爱国之心,誓死不对燕国称臣,也就是不向燕国投降。室东西长而南北窄,室内最尊的座次是坐西面东,其次是坐北向南,再次是坐南面北,最卑是坐东面西。古书上有“东家”、“西宾”的说法,即是就室内而言。古人将宾客和老师都安排在坐西朝东的座位上,以表示尊敬。所以,对宾客和老师也尊称为“西席”或“西宾”。《称谓录》卷八有载:“汉明帝尊桓荣以师礼。上幸太常府,令荣坐东面,设几。故师曰西席。”唐朝柳宗元《重赠刘连州》诗中有“莫道柳家无子弟,往年何事乞西宾”的句子,这里的“西宾”就是对家塾老师的敬称。客人的座位在西,主人陪客的座位则在东了,所以把主人称为“东家”。

古人设宴,对座次安排十分讲究,主人坐什么位子,客人坐什么位子,都有严格规定,乱坐就有喧宾夺主,以下犯上之嫌。现在,我们再看“鸿门宴”上的座位次序。举行宴会当是在室内,而不能在堂上。项羽、项伯朝东而坐,最尊;范增朝南而坐,仅次于项氏叔侄的位置;项羽让刘邦北向坐,又卑于范增,不把他看成与自己地位匹敌的宾客;张良面朝西的位置,是在场人中最卑的了,不能叫坐而叫侍。刘邦的参乘樊哙得知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于是冲入营帐,“披帷西向立”。樊哙地位比张良又下一等,此时他虽然“目视项王,头发上指,目眦尽裂”,却仍然不忘规矩,不仅站立,而且“西向”。樊哙的“西向立”,正表明“西向”是最卑的位次。司马迁之所以不惜笔墨一一写出每个人的座次,就是通过项羽对座次的安排,突出表现项羽藐视刘邦,以尊者自居的骄傲心理,由此细节,可见项羽骄矜专横、唯我独尊的性格,也可见刘邦忍辱屈从、顾全大局的雄心。所以,我们说司马迁对“鸿门宴”上座次的描述绝非寻常之笔。

以东向为尊,在史书中有充分的反映。比如《史记魏其武安侯列传》武安候田蚣专横跋扈,妄自尊大,他做了宰相后,“尝召客饮,坐其兄盖侯南向,自坐东向,以为汉相尊,不可以兄故私桡。”田蚣以汉相自居,连他的同母异父的哥哥(也是王太后的亲哥哥)也不放在眼里。《史记周勃世家》周勃不好文学,每召诸生说士,自居东向的座位,很不客气地跟儒生们谈话。《汉书王陵传》项羽取王陵母置军中,王陵的使者来,项羽让王陵的母亲东向而坐,打算用对王母的这种礼遇来招降王陵。

以上是就堂上和室内而言,如在车骑上则与此不同。车骑上的位次是以左为尊的。如《史记信陵君列传》:“公子从车骑,虚左,自迎夷门侯生。”这里的“虚左”就是空出车骑左边的位置,以表示对人的尊敬。今成语有“虚左以待”,本意即如此,不过这里的“左”已泛指席位左边的位置,而不单单指车骑位置了。

另外,我国后代常用左右来代替东西,即左东右西,同今天地图上的“左西右东”正好相反。如《晋书温峤传》:“元帝初镇江左。”这里的“江左”就是“江东”,也就是长江以东。这样,便由室内座位上的以西为上为尊,引申出以右为上为尊,以左为下为卑。古时官场座次尊卑有别,十分严格。官高为尊居上位,官低为卑处下位。如《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以相如功大,拜为上卿,位在廉颇之右。”这里的“位在廉颇之右”就是位在廉颇之上,也就是蔺相如的官职比廉颇高。此外,在官职调动上,还有“左迁”的说法。所谓“左迁”,就是贬官、降职。如白居易《琵琶行序》中说:“元和十年,予左迁九江司马。”他由太子左赞善大夫降职为江州司马,成为一个“无言责,无事忧”的闲散官。

范文2:古代座次尊卑摭谈

古代座次尊卑摭谈

在语文学习过程中,经常接触古代座次尊卑礼仪的知识,例如:

1.既罢,归国,以相如功大,拜为上卿,位在廉颇之右。(司马迁《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秦汉时以“右”为上,这里座次以右为尊。

2.今括一旦为将,东向而朝,军吏无敢仰视之者。(司马迁《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这里座次以“东向”为尊。

3.尝奉命至金陵,是时朝中皆畏宁南,闻其使人来,莫不倾动加礼,宰执以下俱使之南面上坐,称柳将军,敬亭亦无所不安也。(黄宗羲《柳敬亭传》)这里座次以“南面”为尊。

忽右,忽东,忽南,古代的座次究竟以何为尊呢?

这与古代的建筑是相关联的。原来,古代的居住建筑一般都是堂室结构,坐北朝南,前堂后室。堂室之间隔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墙,这堵墙,靠西边有牖(窗),靠东边有户(室门),入室必经堂,成语“登堂入室”即由此而生。

古代的堂一般是不住人的,通常是行吉凶大礼的地方。在这里最尊贵的座位是南面,即坐北朝南。古代帝王召见群臣议事,是坐在坐北朝南的位置上的,因而古人常把称帝称王叫做“南面”,如《易经》中“圣人南面而听天下”。把称臣附属叫做“北面”,如司马光《赤壁之战》中“何不按兵束甲,北面而事之”。作为臣子朝拜君主,面向北方,一般按官位高低从东向西排列,这样,官位高的就排在右面,这也就形成了古代在大多数时候的“以右为上”。因此,在堂内座位尊卑顺序依次为:南面(座在北而面朝南)、西面(座在东而面朝西)、东面(座在西而面朝东)、北面(座在南而面朝北)。

这样,表现在官职上,就是贵右贱左。所以,“右迁”是升职,如王安石《李端悫可东上阁门使制》中“非专为恩,以致此位,积功久次,当得右迁”;左迁是贬职,如李白《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和韩愈《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以上所说只是座次尊卑最一般的形式,随着时间的变换、地点和目的的不同,还有不同的变化。例如明朝余继登在《典故纪闻》卷一中记载:“国初习元旧,俱尚右,至正元年十月,太祖令百官礼仪俱尚左,改右相国为左相国,余官如之。”这就是说,元朝时官职以右为上,明朝建立后则以左为上。元之前的唐宋又如何呢?也是以左为上。如唐太宗的两位名相合称“房谋杜断”,房玄龄在前而杜如晦在后,房玄龄之尚书左仆射显然尊于杜如晦之尚书右仆射;南宋文天祥被任命为右丞相兼枢密使,都督诸路军马,其地位也次于当时担任左丞相兼枢密使、都督诸路军马的吴坚。

至于在军队中,一般都是以左为上的。如《赤壁之战》中,孙权“以周瑜、程普为左右督,将兵与备并力逆操”,同为都督,周瑜就尊于程普。

古代的室一般是长方形,东西长而南北窄,因此,室内座位最尊的是东向(座在西而面朝东),其次是南向(座在北而面朝南),再其次是北向(座在南而面朝北),最卑是西向(座在东而面朝西)。项羽在鸿门宴中就是如此安排的:“项王、项伯东向坐,亚父南向坐,亚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向坐,张良西向侍。”(《史记项羽本纪》)而在我国古代,教师就有“西席”(或“西宾”)的尊称,也是缘于这种座次尊卑的礼仪。《称谓录》卷八记载:“汉明帝尊桓荣以师礼,上幸太常府,令荣坐东面,设几。故师曰‘西席’。”在中国古代,房屋建筑一开始只有室而没有堂,自从有了堂室结构的房屋后,由于习惯使然,大量的日常活动也是在室中进行的。在室中,若论左右,座次就是左尊右卑了,如《红楼梦》中林黛玉进贾府的座次安排:“贾母正面榻上独坐,两边四张空椅:黛玉在左边第一张椅上坐了,迎春便坐右手第一,探春左第二,惜春右第二。”黛玉远来是客,故有此种安排。

古人外出乘车,车上座次也有尊卑之分的。“乘车之法,尊者居左,御者居中,又有一人处车之右,以备倾侧。”(颜师古《汉书注》)如《史记魏公子列传》中:“公子于是乃置酒大会宾客。坐定,公子从车骑,虚左,自迎夷门侯生。”虚左,就是空出左边尊位,以示尊敬。成语“虚左以待”即缘此而生。兵车则不同。一般兵车是御者居中,左右两侧各有手执兵器的甲士一人,居中的御者为统领。主帅或国君的战车,则是主帅或国君居中亲自掌旗鼓指挥,御者在左,另有一个侍卫在右卫护,也叫车右。可见,兵车之上,中间的座次是尊位,如《崤之战》中“遂发命,遽兴姜戎。子墨衰,梁弘御戎,莱驹为右”。

现代座次礼仪

以右为上(遵循国际惯例)居中为上(中央高于两侧)前排为上(适用所有场合)以远为上(远离房门为上)面门为上(良好视野为上)1.宴会座次

排序原则:以远为上,面门为上,以右为上,以中为上;观景为上,靠墙为上。

座次分布:面门居中位置为主位;主左宾右分两侧而坐;或主宾双方交错而坐;越近首席,位次越高;同等距离,右高左低。2.轿车座次

按照国际贯例,乘坐轿车的座次安排的常规是:右高左低,后高前低。具体而言,轿车座次的尊卑自高而低是:后排右位后排左位前排右位前排左位。

另外有几种特殊情况,一是主人或熟识的朋友亲自驾驶汽车时,你坐到后面位置等于向主人宣布你在打的,非常不礼貌。这种情况下,副驾位置为上座位。二是接送高级官员、将领、明星知名公众的人物时主要考虑乘坐者的安全性和隐私性,司机后方位置为汽车的上座位,通常也被称作VIP位置。3.会议座次

首先是前高后低,其次是中央高于两侧,最后是左高右低(中国政府惯例)和右高左低(国际惯例)。★主席台座次说明:中国惯例,以左为尊,即:左为上,右为下。

★当领导同志人数为奇数时,1号首长居中,2号首长排在1号首长左边,3号首长排右边,其他依次排列。从台下的角度看,是9,7,5,3,1,2,4,6,8的顺序;从主席台上的角度看,是8,6,4,2,1,3,5,7,9的顺序。

★当领导同志人数为偶数时,有些人会搞错,网上的说法也有很多是不正确的。具体应该是:1号首长、2号首长同时居中,2号首长排在1号首长左边,3号首长排右边,其他依次排列。从台下的角度看,是7,5,3,1,2,4,6,8的顺序;从主席台上的角度看,是8,6,4,2,1,3,5,7的顺序。关于偶数领导座次的问题,可以参照中央政治局常委人数为8人(十七大会议前)或10人(邀请江泽民参加,江排名在胡锦涛之后吴邦国之前)时的座次照片,这是最权威的。行进位次

多人并排行进,中央高于两侧,对于纵向来讲,前方高于后;两人横向行进,内侧高于外侧。

实际上内侧就是指靠墙走,我国道路游戏规则行进规则是右行,所以在引领客人时,客人在右,陪同人员在左。换句话说,客人在里面你在外面,为什么要把客人让在靠墙的位置,受到骚扰和影响少。

与客人的距离,别拉太远,也别离太近,标准化位置是:左前方1米到1.5米处,换句话说,一步之遥。

与客人同座电梯,应该先进后出。餐桌上座次礼仪

1.“主陪”位置:主陪是请客一方的第一顺位,即是请客的最高职位者,或陪酒的最尊贵的人。位置在正冲门口的正面。主要作用基本就是庄主,把握本次宴请的时间,喝酒程度等。

2.“副陪”位置:副陪是请客一方的第二顺位,是陪客者里面第二位尊贵的人。位置在主陪的对面,即背对门口。这个位置更多的是带动客人喝酒。

3.“三陪”位置:有些地方是没有这个位置的,位置在主陪的右手边第二位置。他的主要作用是跟主陪一左一右把“主宾”夹在中间,便于照顾。4.“主宾”位置:主宾是客人一方的第一顺位,是客人里面职位最高者或地位最尊贵者做的地方。位置在“主陪”的右手边。5.“副主宾”位置:是客人一方的第二顺位。位置在“主陪”的左手方。6.“三宾”位置:是客人一方的第三顺位。位置在“副陪”的右手方。7.“四宾”位置:是客人一方的第四顺位。位置在“副陪”的左手方。

范文3:古代座次尊卑摭谈

古代座次尊卑摭谈

在语文学习过程中,经常接触古代座次尊卑礼仪的知识,例如:1.既罢,归国,以相如功大,拜为上卿,位在廉颇之右。(司马迁《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秦汉时以“右”为上,这里座次以右为尊。2.今括一旦为将,东向而朝,军吏无敢仰视之者。(司马迁《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这里座次以“东向”为尊。3.尝奉命至金陵,是时朝中皆畏宁南,闻其使人来,莫不倾动加礼,宰执以下俱使之南面上坐,称柳将军,敬亭亦无所不安也。(黄宗羲《柳敬亭传》)这里座次以“南面”为尊。忽右,忽东,忽南,古代的座次究竟以何为尊呢?

这与古代的建筑是相关联的。原来,古代的居住建筑一般都是堂室结构,坐北朝南,前堂后室。堂室之间隔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墙,这堵墙,靠西边有牖(窗),靠东边有户(室门),入室必经堂,成语“登堂入室”即由此而生。

古代的堂一般是不住人的,通常是行吉凶大礼的地方。在这里最尊贵的座位是南面,即坐北朝南。古代帝王召见群臣议事,是坐在坐北朝南的位置上的,因而古人常把称帝称王叫做“南面”,如《易经》中“圣人南面而听天下”。把称臣附属叫做“北面”,如司马光《赤壁之战》中“何不按兵束甲,北面而事之”。作为臣子朝拜君主,面向北方,一般按官位高低从东向西排列,这样,官位高的就排在右面,这也就形成了古代在大多数时候的“以右为上”。因此,在堂内座位尊卑顺序依次为:南面(座在北而面朝南)、西面(座在东而面朝西)、东面(座在西而面朝东)、北面(座在南而面朝北)。这样,表现在官职上,就是贵右贱左。所以,“右迁”是升职,如王安石《李端悫可东上阁门使制》中“非专为恩,以致此位,积功久次,当得右迁”;左迁是贬职,如李白《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和韩愈《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以上所说只是座次尊卑最一般的形式,随着时间的变换、地点和目的的不同,还有不同的变化。例如明朝余继登在《典故纪闻》卷一中记载:“国初习元旧,俱尚右,至正元年十月,太祖令百官礼仪俱尚左,改右相国为左相国,余官如之。”这就是说,元朝时官职以右为上,明朝建立后则以左为上。元之前的唐宋又如何呢?也是以左为上。如唐太宗的两位名相合称“房谋杜断”,房玄龄在前而杜如晦在后,房玄龄之尚书左仆射显然尊于杜如晦之尚书右仆射;南宋文天祥被任命为右丞相兼枢密使,都督诸路军马,其地位也次于当时担任左丞相兼枢密使、都督诸路军马的吴坚。

至于在军队中,一般都是以左为上的。如《赤壁之战》中,孙权“以周瑜程普为左右督,将兵与备并力逆操”,同为都督,周瑜就尊于程普。

古代的室一般是长方形,东西长而南北窄,因此,室内座位最尊的是东向(座在西而面朝东),其次是南向(座在北而面朝南),再其次是北向(座在南而面朝北),最卑是西向(座在东而面朝西)。项羽在鸿门宴中就是如此安排的:“项王、项伯东向坐,亚父南向坐,亚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向坐,张良西向侍。”(《史记项羽本纪》)而在我国古代,教师就有“西席”(或“西宾”)的尊称,也是缘于这种座次尊卑的礼仪。《称谓录》卷八记载:“汉明帝尊桓荣以师礼,上幸太常府,令荣坐东面,设几。故师曰‘西席’。”在中国古代,房屋建筑一开始只有室而没有堂,自从有了堂室结构的房屋后,由于习惯使然,大量的日常活动也是在室中进行的。在室中,若论左右,座次就是左尊右卑了,如《红楼梦》中林黛玉进贾府的座次安排:“贾母正面榻上独坐,两边四张空椅:黛玉在左边第一张椅上坐了迎春便坐右手第一,探春左第二,惜春右第二。”黛玉远来是客,故有此种安排。古人外出乘车,车上座次也有尊卑之分的。“乘车之法,尊者居左,御者居中,又有一人处车之右,以备倾侧。”(颜师古《汉书注》)如《史记魏公子列传》中:“公子于是乃置酒大会宾客。坐定,公子从车骑,虚左,自迎夷门侯生。”虚左,就是空出左边尊位,以示尊敬。成语“虚左以待”即缘此而生。兵车则不同。一般兵车是御者居中,左右两侧各有手执兵器的甲士一人,居中的御者为统领。主帅或国君的战车,则是主帅或国君居中亲自掌旗鼓指挥,御者在左,另有一个侍卫在右卫护,也叫车右。可见,兵车之上,中间的座次是尊位,如《崤之战》中“遂发命,遽兴姜戎。子墨衰,梁弘御戎,莱驹为右”。